速度攀巖世界大滿貫鐘齊鑫攜手北大金秋,開啟筑夢之旅

2021-12-01 09:00

提到中國攀巖,鐘齊鑫是一個絕對繞不開的名字。尤其在速度攀巖領域,他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制霸世界,不僅是攀巖世界大滿貫第一人,還先后七次打破世界紀錄,被大家親切地稱為“中國壁虎”。

 

圖片

 

2005年,鐘齊鑫第一次接觸攀巖,兩年后,他第一次登上世錦賽即打破了世界紀錄,那時候的他以170出頭的個頭與許多180、190以上的歐美選手在同一片巖壁上競爭,即使取得好成績也會被視為曇花一現的“巧合”;經過十年專業訓練后的2015年,鐘齊鑫奪取了速度攀巖世界杯的年終總冠軍,也借此拿遍了攀巖領域所有世界級大賽的冠軍頭銜,成為當時中國非奧項目中獲得單人項目世界冠軍頭銜最多的運動員。那時候,手捧著獎杯的他面對鏡頭驕傲地宣稱:“速度攀巖被西方壟斷了30多年,如今,我是世界第一個速度攀巖大滿貫得主,我打破了壟斷。”

 

不過,即便創造了如此佳績,鐘齊鑫內心還是有頗多遺憾,原因在于攀巖雖然在1974年就已經被列入世界比賽的比賽項目,2016年還被正式納入奧運會比賽項目,但是在中國,尤其是在廣闊的中國縣域,攀巖仍舊是一項非常小眾的運動,知道的人并不多。“我經歷過奪冠,卻沒有人為我加油的比賽。”哪怕是在攀巖運動上成績輝煌如鐘齊鑫,也這樣說過。

 

如何在中國推廣攀巖運動?這成為鐘齊鑫職業生涯中,除了成績之外最為關注的問題。拿下全球大滿貫后,他曾興致勃勃地告訴大家:“速度攀巖的各種成績我都已經拿了,下一個重要的目標可能就是通過更多的資源和平臺去推廣攀巖這項運動。”

 

圖片

 

作為一項集健身、娛樂和競技于一體的運動,攀巖運動對運動員的要求頗高,不僅在身體上需要超強的柔軟度與協調性,還需要他們在精神上具備勇敢、頑強和堅韌不拔的品質。現在,歐美攀巖愛好者人數已達約3500萬,鐘齊鑫認為這是因為他們的文化崇尚挑戰,對于新鮮的、刺激的事物,他們愿意去試一試——但是,誰說中國文化里就不存在“愛拼才會贏”呢?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從改革開放到全面建設小康社會,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無不貫穿著始終如一的偉大奮斗精神。

 

鐘齊鑫相信,攀巖在中國不夠普及,是因為它的歷史還不夠長,而他自己就將成為推動歷史的人,“攀巖就是這樣,只有嘗試了,才會愛上它。”

 

鐘齊鑫的愿望,與遠在千里之外的另一個人不謀而合,他就是北大金秋教育集團總裁、全南燕園實驗中學創始校長楊一波。仿佛是冥冥之中的指引,楊一波創建的這所學校的所在地——贛州市全南縣,正是鐘齊鑫的故鄉。

 

 

事實上,鐘齊鑫在全南縣推廣青少年攀巖運動已經有一段時間,他積極參與家鄉攀巖運動的普及工作,主導修建了被評為“江西省AAA級鄉村旅游點”的全南攀巖小鎮,還指導過全南燕園實驗中學運動場內的攀巖墻建設。

 

楊一波也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江西人,自主持北大金秋教育集團的工作以來,他選擇響應國家發展贛南蘇區的號召,支持和合作的學校以“燕園陽明”為固有教育品牌,從江西贛州逐漸輻射開來。在認識鐘齊鑫之前,楊一波對攀巖運動的許多認知都來源于北京大學延續至今的“山鷹社”。早在1989年4月1日,北京大學“山鷹社”就已經成立,這是全國首家以登山、攀巖為主要活動的學生社團。以鷹為名,志存高遠,成員們歷年來攀登過念青唐古拉、格拉丹東、瑪卿崗日、慕士塔格等多座山峰,還曾在2018年成功登頂珠穆朗瑪。

 

燕園陽明與山鷹社,同樣是系出北大,也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北大人,北大文脈才能在各行、各業、各地綻放出光彩。楊一波深信“鄉村振興,教育先行”,在全南燕園實驗中學的立校過程中,他全力推動落實,并親自擔任創始校長,這對本校師生無疑也是一種鼓舞,大家憋足了勁,把這所新學校的振興當成一場事業來做。

 

11月19日,神交已久的二人選擇在位于北京大學科技園的北大金秋教育集團總部會面,針對攀巖運動在全南的落地和推廣問題展開了細節化的交流,全南縣政協副主席袁春梅也特意撥冗前往北京參加座談交流。

 

鐘齊鑫(左二)、楊一波(中)與袁春梅(右二)合影

 

鐘齊鑫多年來以持久的熱情致力于攀巖運動的推廣,深知國內外多種文獻事例都證實了攀巖運動對青少年的身心健康發展有很大益處,它不僅能夠幫助青少年增強體質、增加身體柔軟度與協調感,還能提升他們的自信心和勇氣,培養一往無前的自我挑戰精神。在體育運動中獲得的身心鍛煉,會自然而然地內化到青少年的學習和日常生活中去,因此,走“體教結合”這條道路無論是對青少年本人,還是對未來中國,都是大有裨益的。

 

他尤其提到,北京大學本身即有專門針對攀巖特長生的招募,但因為青少年人才的緊缺,符合要求的生源非常少。這并不表示中國就沒有攀巖方向的人才,而是因為在基礎教育方面,中國青少年很少接觸到這項運動,尤其是縣鄉一級的學校,更是處于“沒有資金、沒有設備、沒有課程”的“三無”狀態。

 

楊一波對此表示認同,在他看來,推廣青少年攀巖運動最適宜的地方就是全南。全南曾經塑造出一個鐘齊鑫,民眾對攀巖的認知度高,具備政策基礎、文化基礎和師資基礎,是當之無愧的中國攀巖之鄉。他對攀巖運動在全南的發展已有一個詳細的規劃,準備以全南燕園實驗中學為圓心,聘任具備專業技能的體育教師,將攀巖提升到課程高度,用教育推動中國青少年攀巖運動,致力于把全南打造成 “中國青少年攀巖運動第一縣”。

 

圖片

 

針對家長們一直以來對攀巖運動“危險”的理解,楊一波做好了充分的應對準備,他說,在設計攀巖課程的時候,安全永遠是第一位。他從教材器械和任課老師兩方面入手,要求場地器材方面必須嚴格按照國際標準執行,場地建設選擇專業公司建造,裝備器材選擇正規廠家購買,嚴禁三無產品以及假冒偽劣產品;同時,要求任課教師必須嚴格考核、持證上崗,并且具備高度責任感和專業的教學能力。

 

青少年攀巖課程的研發,在國內一直以來是一個空白領域。在這一點上,楊一波也作了長足的思考,他打算通過贛州市北大金秋教育發展研究院發起成立“鐘齊鑫青少年攀巖運動教育研究中心”,基于青少年攀巖運動的特征研發中小學生系列校本課程及教材,并將國際前沿的積極心理學知識應用其中。該研究院是北大金秋響應國家發展贛南蘇區《新時代中央國家機關及有關單位對口支援贛南等原中央蘇區工作方案》政策成立的、具有法人資質的教育研究機構,能夠利用北大金秋的集團化優勢整合國內外科研力量,是北大金秋體系內一個等同于“智庫”的存在。

 

圖片

 

最后,楊一波提到,他準備首先在全南燕園實驗中學針對攀巖運動開辟“山鷹班”,打通“教”與“學”,實現攀巖課程的常態化教學;再將這所學校作為樣板,實施“百城千校星火計劃”,發動一百座城市、一千所學校,共同加入這場理想的盛宴當中,讓攀巖運動的星星之火在中國大地上聚集成為熊熊火炬,讓百城千校的師生共同奏響這“巖壁芭蕾”的交響曲。

 

如此大的陣仗,實施起來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更何況楊一波最終的目標,也并不在一?;蛞坏?,甚至并不在于“再造一個世界大滿貫”。他與鐘齊鑫達成共識,他們希望塑造的是一種綿延不絕的中國攀巖文化,“立足全南,面向全國,領航世界”,讓攀巖這顆種子在中國長出根、發出芽,最終成長為參天大樹。

 
在线观看深夜福利视频_在线成本人视频动漫_成本人动画片在线观看_久久不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