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小康》刊發北大金秋教育集團總裁楊一波專訪

2022-03-24 13:42

圖片

原標題:《雙減大勢下,鄉村教育振興往何處去?》

 

2021年7月24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又稱“雙減”,被認為是黨和政府促進教育公平的重大舉措,這意味著“短視化、功利化”等一系列教育觀念已無立足之地,課堂教學重新成為提高教學質量的主陣地。


2021年,同樣也是“三農”工作重心全面轉向鄉村振興的開局之年。2月12日,《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意見》正式發布,打贏脫貧攻堅之戰后,鄉村振興成為國家發展的重中之重,只有這樣,才能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開好局、起好步提供有力支撐。

 

圖片

楊一波在2021年第十六屆小康論壇暨首屆中國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論壇

 

在北大金秋教育集團總裁、北大金秋教育發展研究院院長楊一波看來,國家發展戰略的轉變,給廣大鄉村學子以明確的正面回音——多少年來我們詬病于“寒門難出貴子”的爭論,此刻終于可以塵埃落定。2021年,在他的主持下,北大金秋在中國廣大縣域建設了多所特色中學,星羅分布在江西贛州全南、廣西來賓忻城、四川南充營山等地。在年底的第十六屆小康論壇暨首屆中國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論壇上,楊一波分享了助力鄉村振興的經驗及成果,道出夙愿:“推進高質量發展,助力鄉村振興,最為關鍵的就是促進教育公平,提升教育質量,破解從‘有學上’到‘上好學’難題,譜寫鄉村振興的教育新篇章。”


為完成這個夙愿,楊一波召集北大金秋教育發展研究院的相關專家學者,經過詳細謀劃和布局,決定以該研究院作為主體,在鄉村振興的戰略輔助下,發揮北大金秋的資源優勢、品牌優勢,促進教育機會的公平和教育質量的公平。在與筆者的對談中,楊一波反復提到一點:“躬身入局,鄉村振興教育先行。”


筆者:贛州市北大金秋教育發展研究院是一個什么樣的機構?在北大金秋整個集團里面處于什么位置?


楊一波:北大金秋成立于1993年,是北京大學直屬校企,北大校辦產業管理序列先鋒企業。新世紀以來,北大金秋積極響應國家發展贛南蘇區《新時代中央國家機關及有關單位對口支援贛南等原中央蘇區工作方案》政策成立了具有法人資質的贛州市北大金秋教育發展研究院,創院院長由北大金秋教育集團總裁、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小康》雜志社”顧問楊一波教授擔任。研究院在黨和國家的政策引導下,依托北京大學的科研力量和人才優勢,將充分發揮北大金秋的集團化優勢,整合國內外科研力量,致力于前沿交叉學科的研究與應用。


研究院積極全面響應十九大報告中關于“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部分指出必須把教育事業放在優先位置,加快教育現代化,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的國家政策,始終以大學服務社會和產業報國為使命,依托北京大學、北京大學附屬中學、北京市海淀區教育科學研究院等優質教育教學資源,大力發展教育事業和公益性教育產業,找準優質教育發展的關鍵點和突破點,努力開創教育事業發展的全新局面,辦更高質量的教育。


研究院致力于成為北京大學優質教育資源輻射支持基礎教育發展的重要機構,托管辦學模式和自主辦學模式在全國各地落地生根、茁壯成長,近三十年,北大金秋各類學校分布在北京石景山、山東日照、云南大理、河北張家口、廣西來賓、四川成都、西安咸陽、江西贛州等地,打造出教育領域的“燕園陽明品牌”。


筆者:北大金秋教育發展研究院具備法人資質,將研究院建立在贛州這個地方,有什么深意嗎?


楊一波:一方面,江西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點,是長江經濟帶、長江中游城市群戰略的重要節點?!缎聲r代中央國家機關及有關單位對口支援贛南等原中央蘇區工作方案》政策的出臺實施,為加快推進贛南蘇區高質量發展注入了強勁動力。


另一方面,贛州本地有著強烈的對優質教育研究資源的需求,當地黨委、政府也積極接洽和支持我們研究院的落地,加上我們北大金秋在教育界耕耘近三十年,積累了豐富的教育研究經驗,建立了高質量的群眾口碑,我們摸索出來的一些成果愿意與廣大教育工作者共享,也愿意以此來培植新一代教育工作者。我們相信,教育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治本之策,事關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的成效和成色。而教育公平,最核心的就是教育機會的公平和教育質量的公平,共享優質教育資源無疑是實現教育公平的最好路徑。


筆者:研究院建立的初心,是以北京大學優質資源輻射支持基礎教育,那么它是怎么將這些資源利用起來的?


楊一波:北大金秋教育發展研究院作為北大金秋在教育板塊的專業研究機構,為適配當下教育環境,進行更有效的研究與服務支持,于2022年進行了機構優化,提出“一站兩部十中心”的建設方案,針對教育領域的不同維度作出垂直細分。其中最為特色的是我們全國首創的九大學科特級教師工作站,特邀在行業內具有極高聲望的知名特高級教師,通過政策解讀、垂直調研、跟進研修等多種方式,從教學方向把握、教學目標制定、教學功能規范、教學思路分析、教學模型設計、教學結果反饋等多個維度,向集團直屬學校及合作的縣域教育生態導入一線高端教學資源。


兩部,即“教學相長部”和“品牌資產部”,主要功能分別為進行分層教育及特色教育的詳細規劃、“燕園陽明”教育品牌的保值與增值。


十中心,分別從學前積極教育、高質量基礎教育、拔尖創新人才培養、研學、教師成長、家庭教育、信息化課堂、教學質量數字化評價、智慧校園工程技術、青少年攀巖運動教育十個維度進行細致規劃。就比如我們的“鐘齊鑫青少年攀巖運動教育研究中心”,是聯合中國國家攀巖隊隊長、速度攀巖首位世界大滿貫獲得者鐘齊鑫共同成立的,擬聯合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登山協會、中國攀巖國家隊、北京體育大學等專家團隊,圍繞攀巖這項運動,共同研發針對青少年積極心理品格與優勢人格養成為目的的情境式沉浸教育訓練系統。


筆者:您覺得“鄉村振興教育先行”的策略,如何應對“雙減”政策?


楊一波:這二者是完全沒有沖突的,因為它們最終的目標是一致的,那就是高質量的教育公平。“雙減”政策回歸教育本質,越來越多的教育工作者發現過往那種竭澤而漁的辦法已經行不通了,它嚴重傷害了我們孩子的自信心和創造力,更有甚者,有些孩子的精神狀態都受到損害,這是一種不可持續的發展方式,所以我們應該從基礎教育過程入手,扭轉這種趨勢,這就是“雙減”落地的初心。


同時我認為,“雙減”絕不是簡單地一減了之,學生的負擔輕了,家長的焦慮減了,學校和老師的責任卻更重了。學校重新成為教育的主陣地,城鄉教育差距也就逐漸縮小。而我們能做的,也是我們的拿手強項,就是將北京大學優質教育資源下沉惠民。就比如利用我們的九大學科特級教師工作站,選派全國著名的優秀教師、教材編寫者、高考模擬命題專家,親自前往縣鄉一級的學校進行跟進式研修,以他們的研究經驗、教學經驗帶動在學校一線任教的年輕老師,以這樣一種“老帶新”的模式,滋養青年教師,打造地方名師。再比如我們邀請到視頻與視覺技術國家工程研究中心的專家,將榮獲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的“超高清視頻多態基元編解碼關鍵技術”運用在教育視頻的直播,讓名師課堂在縣鄉級中學也能夠遍地開花,同時喚起廣大學子對于技術的興趣。

 

教育是民族振興、社會和諧的基石,也是傳承文化、促進繁榮的基石。隨著知識經濟的深入開展,知識越來越成為經濟社會發展的決定性因素,教育的基礎性、先導性地位和作用更加凸顯。鄉村教育在鄉村振興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基礎性作用,它既承載著傳播知識、塑造文明鄉風的功能,又能為鄉村建設提供人才和智力支撐。


近些年隨著國家對鄉村教育的大力投入,許多地方政府也意識到城鄉教育的硬件差距,近幾年來,全國范圍內許多鄉鎮級的中學的辦學基礎設施逐漸完備起來。但另一方面,當地教育資源和優秀師資等“軟件”的匱乏卻日益凸顯,牽動著鄉村教育的命脈。


2022年初始,教育部發展規劃司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關于《“十四五”公共服務規劃》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十四五”期間,教育部門將大力提升縣域普通高中整體質量,強化源頭治理,嚴禁發達地區、城區學校到薄弱地區、縣中搶挖優秀校長和教師。


筆者能夠預見到,一道維護高質量教育公平的銅墻鐵壁已經建設了起來,未來的縣域中學學生,在國家政策的大力扶持下,在優質教育資源的充分流動中,他們不必遠道求學,不必艱難向學,就能夠在家門口享受跟城里孩子一樣的教育。

 
在线观看深夜福利视频_在线成本人视频动漫_成本人动画片在线观看_久久不射